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手脚绑病床…医师约束体验2小时 曝长者心境:生不如死-诡异照片

手脚绑病床…医师约束体验2小时 曝长者心境:生不如死

本文作者:朱为民/老年医学、安宁缓和专科医师「不是人」、「生不如死」是我在手脚被约束起来二个小时后,脑中出现的字句。5月份参加了自立支援研习营,其中最重要的重头戏是「约束体验」。中午吃完饭后,老师发给每个学员一个眼罩、一双免洗袜子。在我们还没有意会过来的时候,老师说:「大家选一个位置坐好,扶手椅、地垫、床……都可以。然后把眼罩戴上,袜子套在手上。」▲医师体验被约束2小时,感到生不如死。(图/朱为民授权使用)我动作有点慢,正当所有同学都几乎已经选好位置,或坐或躺的时候,我还在张望不知道要选哪里。馀光一瞄,发现教室中央的病床没人选。「躺床不是最舒服吗?赚到了。」我想。于是就很自在地躺到床上,戴上眼罩,手上套上袜子。没想到老师走过来,叹了口气:「朱医师你选床喔,唉,等等你就知道了。」戴上眼罩什么都看不见,我听到透明胶带不停被撕开的声音,那声音离我愈来愈近,有点紧张。终于,老师来到我的床边,用透明胶带把我的双脚交缠绑在一起。双手戴上医院常见的乒乓球手套,分别绑在左右的床栏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整间教室静悄悄,我动弹不得,就这样很别扭的躺在那里。恐怖的约束体验▲医师认为,长者送进护理之家,长时间躺在床上没有翻身,会感到很难受。(图/翻摄自Pixabay)前10分钟感觉挺轻松的,我还在想着晚餐要吃什么。但是慢慢发现,愈来愈不舒服。首先是热、好热。因为不能动,所以背部与床接触的地方无法散热,这股热气传到全身,愈来愈燥热,身体就很想扭动,却无法移动半分。没多久,全身都汗湿了。过了半小时,开始出现手脚麻木的症状,因为几乎都维持同一个固定姿势不动,不麻才怪呢。再来,因为整个身体平贴在床上无法弯曲,胃、腰、屁股都很痛,那时我才明白,为什么老师对我叹了一口气。因为不能动,身体各处的感官都变得敏锐。「口好渴」的感觉大约在40分钟后出现,但是也没办法去拿水,很痛苦。平时明明一二个小时不喝水也不会觉得怎样,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难受呢?除了身体上的不舒服,心理的煎熬更难以克服。「不知道还有多久才会结束」的恐怖感觉会一直袭来,只能祈祷赶快结束。不知过了多久,开始听到一点声音,心中出现兴奋的感觉:「哈,要结束了吧。」但我错了,老师开始用收音机,很大声的播放「佛经」、「神父布道」、「老歌」。我平常很喜欢听音乐,也不排斥听不同的音乐类型。但是以当时眼睛看不到,听觉很敏锐的状态下来说,那些不习惯又大声的音乐简直是魔音穿脑。「快关掉!」我想说却也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那就是照顾现场真实的样貌。我想起前几年去探访家中的一个因为中风而长期住在护理之家的长辈,电梯门一打开,听见护理站的姊姊们用收音机把音乐开得好大声,正在听流行音乐频道。走到长辈床边,照顾长辈的外籍看护也正在用手机听印尼音乐……我忽然很可以体会那个长辈的感受,应该也是觉得,魔音穿脑。我们永远不会问他们,「你想听什么?」、「会太吵吗?」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无法回答,于是就只能接受我们给他们的。不知又过了多久,感觉到自己的意志愈来愈消沉,自己快不见了甚至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这时候,工作人员会时不时地撞一下你的床,会突然把我吓醒,很可怕。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下一次他什么时候又会撞到我的床。我开始觉得歉疚,因为自己有时去查房的时候,也会因为走很快,不小心撞到某个病人的床。「阿真抱歉」、「应该还好吧」、「撞到一下下而已」可能是那时自己给自己的借口。老师们开始「不小心」把筷子、锅子掉到地上,发出很大的声音,也令人很不舒服。「搞什么东西,你不要这样不小心拉!」「我又不是故意的,它就掉了阿!」老师们很大声地说话、吵架,那样不安的气氛加深了我的痛苦。更绝的是,老师们开始把水滴在耳朵旁边、脖子上,小水滴慢慢流下来……好痒,可是又没办法抓。我全身扭动,这简直是酷刑。「应该已经二个多小时了……快结束了吧」正当我的意志已经慢慢要被击溃的时候,老师们却还没结束,走过来很温柔的说:「不要着凉了,感冒的话我们会被你儿子念耶,来,被子要盖好喔。」我已经很热了,老师又把厚厚的被子盖在身上,然后,把冷气关掉……「生不如死」是那时唯一的想法。终于,课程结束了。老师把我的手脚松开,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笑容。尽管身体轻松了,我的心情却开心不起来。我想到我年轻时照顾过的病人,他们有没有被约束过?我有很认真地看待给他们的约束吗?我有用尽一切努力让他们不要被约束吗?我想起已经去世的父亲,他在生病的过程中有被约束过吗……一直到下课,我还在想这些事情。被约束的阿嬷「约束」这件事情非常常见,无论是在急性医疗或长期照顾中。过了几个礼拜,我去看一个安宁会诊。77岁阿嬷,以前有中风,乳癌末期。这几个月身体愈来愈差,愈来愈吃不下,常常呛咳,所以这次又有吸入性肺炎。家人决定要帮妈妈放鼻胃管,先补充营养。外籍看护和女儿在床边陪伴。我去看的时候,阿嬷刚被放了鼻胃管,应该是因为意识不是很清楚,她会不自主地去拔管子。于是双手被上了兵乓球手套,分别绑在二边的床栏上。我问阿嬷:「还好吗?」阿嬷就开始哭。一直哭。女儿有点手足无措。「很难受喔?」我对阿嬷说。阿嬷边哭,断断续续地说:「把管子拿掉,好不好?」说着,就试图用手去摸管子,但是她做不到,兵乓球手套忠实地发挥着它的作用。我看着那双绿色的手套,跟几周前我戴的手套长得一模一样,只有颜色不同,我想起我当时的感受。于是跟阿嬷说:「阿嬷,那我们把手套拿掉,好不好?」阿嬷突然猛点头。我转头对外籍看护说:「妳在旁边的时候,可以帮忙看着阿嬷,让她不要拔管子,就不用戴手套了。如果妳真的有事要离开,再把手套暂时戴起来。阿嬷睡觉的时候,也不用戴。」看护点点头。我站在床边,将手套一个一个松开,阿嬷的哭声暂停下来。那天下班的时候,天气放晴了,我回想起医学院的训练。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学过化学性约束,也就是如何使用药物让病人镇静睡着,可以配合我们的治疗。我们也学过物理性约束,学习何时应该要上手套,把病人四肢绑起来的各种方法,各种道具。但是却没有一门课,教我们如何把病人的约束解开,把手套脱掉。老实说,在床边脱掉病人的手套,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医师会做的事。但是那天下班离开医院的时候,我觉得我离心中的那个医师,又近了一点点。

手脚绑病床…医师约束体验2小时 曝长者心境:生不如死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 Brad Bukovsky

      记者叶国吏/综合报导暖气团持续发威,全台各地天气炎热,台北市4日高温36.8度创入夏以来最高温。气象专家吴德荣指出,明天西南风、移动性锋面接连影响,有夏雷雨的机率。

      回复
  • Brad Bukovsky

    记者刘宜庭/综合报导随着谢和弦被裁定观察勒戒,Keanna和男方的感情风波也暂告一段落,平常仍不时会与粉丝互动的她,昨(4日)透过自己的梦游症又发作了,继先前在衣服上涂鸦,这次在睡梦中,她直接拿起剪刀乱剪浏海!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曹魏皇帝|阴阳眼|清朝第一位皇帝|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世界特种部队排名|乾隆皇帝的儿子|巨骆驼蜘蛛|世界十大水怪|西晋第一个皇帝|北京pk10-永久网址0748.cc|澳门百家乐-复制打开0748.cc|大发pk10-永久网址0748.cc|幸运快三-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永久网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快三彩票-永久网址0748.cc|广东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彩神8-永久网址0748.cc